网秦史文勇:林宇仍在国内 公司未被调查

114897563

2014年对网秦来说肯定是风雨飘摇的一年,不仅遭遇持续的做空机构浑水做空,还接连遭遇CFO、CEO离职打击,严重推迟的Form 20-F文件公布也未能挽救持续低迷的股价。

而当投资人普遍对网秦逐渐丧失信心之际,网秦的命运又峰回路转,不仅分拆旗下游戏业务飞流反向上市,还准备在未来一年斥资8000万美元回购股票,网秦股票曾一天大涨35%。

不过,网秦被喻为“妖股”,围绕着网秦有很多谜团,最困扰外界的当属,网秦联合创始人、董事长、联席CEO林宇(微博)为何突然失联,是否牵涉前央视著名主持人芮成钢案,又去了哪里?

在众人看不透网秦悬疑的命运之际,腾讯科技实地探访了网秦位于北京和平里的总部,还独家专访到网秦联合创始人、董事长、COO及代理CFO史文勇。目测网秦工作运转依然有序。

史文勇向腾讯科技透露,外界关于林宇的很多传言都是谣言。林宇依然在国内,也不是故意显得低调,只是因为其他一些原因,及尊重林宇家人的决定,公司层面不方便公布。

“作为一个组织来讲,我俩一起共事了20年,什么事都在一起,如果林宇博士有事,我能一点事情都没有吗。你可向我的同事求证,是否见过公安、纪检来过公司翻过什么东西?”

史文勇称,网秦公司还在正常运营,最大股东RPL也同意自愿将股票锁定期再延长两年。没有任何迹象能把谣言跟网秦公司也连在一起。这也是为何今天还能与腾讯科技对话。

解雇普华永道疑云:曾经年报为何发不出

2014年7月是网秦极难熬的1个月。就在网秦发布独立特别委员会独立调查结果,否认浑水所指控的欺诈行为后不久,网秦审计委员会主席韩英以个人原因辞职并退出公司董事会。

此时独立审计公司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通知网秦称,需进行更多调查,扩大2013年审计工作范围。这使市场质疑加重,成压垮网秦股价最后一根稻草,当天股价暴跌32.25%。

也是同一个月,迟迟未公布2013年年报的网秦公司最终宣布与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解约,聘请美国Marcum Bernstein&PinchukLLP会计师事务所作为其独立注册会计师机构。

为何网秦与普华永道决裂,网秦的2013年年报又为何迟迟不发?韩英又为何会突然离职?

史文勇对腾讯科技表示,韩英的离职是个人原因,跟林宇的状况类似,至于为什么网秦会巧合碰上这些事情,网秦也没办法控制。普华永道的解雇理由更简单,对方不愿意冒任何风险。

“普华永道以其一向的严谨态度,如果网秦财报真有任何瑕疵,肯定会公布出来,但普华永道选择持续拖延的态度,说白了就是希望网秦最终将其‘fire’(注:解雇)掉。”

史文勇说,普华永道这一举措不奇怪,当初澜起科技遭做空,普华永道同样任审计师,最终澜起科技所有流程已做完,且公司已下市,普华永道到现在也没给澜起科技出去年的年报。

“不说YES,也不说NO,这是最讨厌态度。”史文勇说,普华永道对网秦年报的拖延给网秦很大的教训,网秦直到5月15号才彻底死心,因为网秦根本无法满足普华永道所有要求。

普华永道要求网秦提供所有合作伙伴银行流水,让网秦陷入两难:若真正做到,证明浑水说法正确,网秦能控制这些关联公司,关键是网秦做不到,其不可能要到如中移动的银行流水。

这之前网秦在决策上也发生错误。自2013年10月被浑水做空后,网秦即组建了独立调查委员会,到3月份调查已接近尾声,但以韩英为主的一派有个动议。

韩英的动议是,为防止网秦独立调查报告发布后和网秦2013年年报间的空挡期遭遇浑水再次做空,应将年报和独立调查报告一起发布。不过,一直到5月网秦还在等普华永道发年报。

一直到7月网秦任命姚纳新和Justin Chen为公司董事和审计委员会委员,姚纳新接替韩英担任审计委员会主席时还曾有过犹豫,是否真要彻底换掉普华永道,一开始大家压力很大。

网秦新的审计委员会成员刚接手时,也与普华永道有过多次沟通,不敢轻易换,最终网秦发现即便答应做到普华永道所有的要求,普华永道也不承诺签发,这让网秦彻底失去信心。

对于网秦来说,若2014年11月再无法如期发布2013年年报,虽不至于下市,但将面临巨大压力,即美国SEC有权随时将网秦停牌,使得网秦必须做出两权相害取其轻的决断。

更换普华永道后,网秦如期成功发布2013年年报。这一事件给网秦管理团队带来很大反思。

史文勇对腾讯科技表示,普华永道事件使网秦管理层意识到,公司的命运必须要掌控在自己手中,真正面临困难时,怨天尤人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网秦必须自己主动做事情。

一位中概股公司CFO曾对腾讯科技提及,网秦能被浑水做空这么久而不倒,而普华永道迟迟不愿发布网秦的年报,这说明网秦可能大的问题没有,但小问题肯定还是存在。

网秦市值被低估 管理层为何不私有化

当前网秦的市值为2.54亿美元,但网秦截至2014年9月30日,网秦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和定期存款总额为2.783亿美元,递延营收为1710万美元。

网秦还筹备旗下手游业务飞流资产。据网秦跟香港上市公司野马国际(00928.HK)的协议,网秦准备出售飞流全部股权,网秦给飞流业务的估值是5.70亿美元至6.30亿美元。

网秦公司董事会批准一项股票回购计划,在未来12个月最多回购8000万美元的股票。回购股票价值超过网秦总市值20%。网秦还曾拒绝贝森资本提出的9.46美元一股的私有化方案。

面对被低估市值,网秦为何不私有化,又为何不愿被私有化?网秦的股价暴涨暴跌,网秦管理层又如何对得起大量损失惨重的散户股民的支持?

史文勇对腾讯科技表示,作为上市公司,不管什么原因,让投资人赔钱总是错误的。网秦也很努力,大家没日没夜在干,只是天有不测风云,很多事情不是公司能把控和避免。

“今天网秦的股东换了,董事会有调整,管理层有调整,业务也有调整,这个过程我们需要时间,也需大家的支持。让大家赔钱了,真的很抱歉,但我们还在,还需长期布局和考虑。”

史文勇说,有投资人给其写信,称网秦应该什么也不干,拿出账上所有的钱,如1亿美金甚至更多回购所有股票,但若这样做,网秦可能什么也干不了,网秦还需要资金自我发展。

“还有投资人给我打电话,直接说,林宇离开了,你会不会哪天也突然走了。大家可能也会猜测林宇的哥们几个会不会也跑路。”史文勇表示,管理层没任何想减持和逃跑的打算。

网秦拒绝贝森资本私有化理由是,管理层在股价20多美元时也没出售股票。现在任何股票价格都很难反应出网秦的长期价值,而网秦长期的价值最终体现在股价上又需要时间。

那么,为何网秦是现在开始回购股票?史文勇说,网秦此前也一直有回购股票的计划,正常程序是年报发完48小时后有一个窗口期可回购,窗口期过后又需要等下一个季报发出。

史文勇称,过去的一年,网秦管理层没有套现过一股,是用股票抵押贷款从金融机构借700万美元,本来准备用于回购股票,但是由于财报没发,一直没有窗口期,所以网秦白付了一年利息。

随着网秦年报的发布,史文勇透露,自己当代理CFO主要做3件事:1,发布年报,这是一切的基础;2,分拆飞流上市,这一事件刚开始;3,寻找新的CFO,这件事又需要时间。

红杉退出股东行列 总股本为何多出2亿股

网秦递交2013年Form 20-F文件背后,也潜藏着很多待解疑问。如经过1年多时间,网秦的股权结构出现大变脸,多出2亿股新股,其老股东红杉、Oberweis从主要股东行列退出。

为何网秦曾经的二号股东Oberweis、主要股东红杉会撤离?

史文勇对腾讯科技表示,基金有基金的规则,有自己退出机制,红杉是VC,平均持股成本以ADS计算只有1美元多,已获得巨大回报,谁跟钱都没仇,上市两三年股东退出很正常。

“VC对网秦的支持体现在IPO时不卖,自动跟着网秦锁定半年,这已是对公司最大支持。且每个基金的管理者也有来自LP的压力。”

不过,史文勇这一观点依然无法解释为何网秦股东机构变化如此快速。有分析人士指出,在浑水做空网秦最凶的时候,网秦股票甚至沦为投机者乐园,广大散户沦落为被屠宰的羔羊。

网秦进行交易的ADS总共有5000多万股,但网秦最高峰时一年的交易量能达到2000万股,差不多40%股份均进行更换。高成交量背后,网秦多多少少对损失惨重的散户应有怜惜。

老股东退出的同时,网秦还曾进行增发,这些换算成新股份,使网秦又多出2亿股普通股。不过,网秦3个联合创始人直接控制的RPL的投票权反而从42%增长至56.1%。

为何网秦老股东退出,网秦管理层也进行部分套现的同时,RPL的投票权反而增强?

其原因在于,网秦一股A类普通股有一份投票权,一股B类股有十份投票权,而RPL一直持有网秦50,352,941股B级普通股。网秦上市的这几年,RPL持股比例一直无变化。

史文勇对腾讯科技表示,为尊重历史,网秦在IPO前所有股东都持有的是B类股,有些VC拿到的优先股及投票权比创始人还高,上市后所有股都要转成普通股,大家同股同权。

不过,B类股数量有限,且要转化成ADS才能出售,首先要变成A类股,再成ADS出售,此过程不可逆。到网秦运营到第三年,除创始人外,当初进入网秦的VC都转股变现。这使得最终只有三个创始人直接控制的RPL拥有B类股,投票权反而增加。

在林宇离职之际,网秦还宣布RPL同意自愿将股票锁定期再延长两年。这也意味着,尽管林宇失联,但林宇、史文勇、周旭3人结成的RPL利益共同体仍成为网秦运营的核心股东。

史文勇说,RPL不减持是对公司发展依然有信心。“我今天不到40岁,至少我能为公司再服务十年。我今天把网秦股票卖了,从财务上来看,我拿了一堆现金又能干什么?”

史文勇说,作为联合创始人也有两个原因不变现,第一B类普通股珍贵,卖一股少十个投票权;第二,网秦也没有找到任何理由认为这个公司没有发展前景,创始人应该套现走人。

相比联合创始人的乐观,一位与网秦关系密切的投资人不无惋惜的说,网秦经历一系列风波后,市场对其失去信心。网秦要重建信任面临长期过程,短期内网秦的股价已较难获得提升。

分享这个页面
推荐阅读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