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言漩涡中的阿里数娱:由盛转衰的一年

114940498在匿名社交APP有秘上,有关阿里数字娱乐事业部的传闻正在迅速发酵传播,本已处境尴尬的阿里数娱再次陷入了解散传闻中,据腾讯科技了解,阿里数娱尚未解散,但权利和业务体系正在萎缩中。

2013年8月,原负责数字多媒体产品业务的刘春宁,从老东家腾讯跳槽到了阿里巴巴,在招兵买马数月后,2014年1月8日,刘春宁首次以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数字娱乐事业群总裁身份亮相游戏产业峰会。彼时,其直接汇报的对象是阿里巴巴集团CEO陆兆禧。

此时的刘春宁在多个场合表达出,希望将旗下数字娱乐业务与其他阿里巴巴系产品整合的野心。在他的设想中,阿里云、支付宝、友盟、账号体系都将成为阿里游戏平台的基础,而淘宝、支付宝、来往等都将成为其分发平台。

然而,随着阿里巴巴今年对集团组织架构进行重整,All IN移动电商战略的推出,让阿里数字娱乐的发展轨迹开始“走偏”,有阿里巴巴内部员工向腾讯科技证实,员工内部系统已作出调整。其中刘春宁的工作汇报对象已变更至COO张勇

虽然并不如外界谣言所猜测的版本激烈,但阿里巴巴数字娱乐事业部确实已无重要资产,这个年初高调亮相的业务部门所能够做的已经不多了。

对此,阿里巴巴方面在回复腾讯科技的邮件中拒绝发表评论。

游戏业务被剥离

此前腾讯科技曾报道,刘春宁曾对内低调宣布放弃手游业务,转型TV游戏和家庭娱乐。对此,阿里巴巴曾在事发后对外宣布称,其手游业务已交由阿里UC移动事业群负责。

今年6月,阿里巴巴全资收购UC后,其以UC为基础建立了阿里UC事业群。有阿里巴巴内部人士告诉腾讯科技,UC对阿里巴巴来说最重要的是分发渠道。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4年4月,UC浏览器的月度覆盖人数仅次于支付宝,但高于阿里巴巴其他业务,甚至是即时通信产品和应用商店。

而此时的阿里数字娱乐未在手机游戏代理发行上并未做出成绩,旗下的阿里游戏曾推出《疯狂的玩具》,下载量不过50万次。随后,代理的酷跑游戏《索尼克冲刺》以及独代韩国手游《突突三国》至今表现欠佳。

阿里数娱亦曾希望将电商资源引入游戏。在刘春宁眼中,针对阿里巴巴的用户基础,其推出针对女性定制的游戏产品将成为有益的尝试。然而,与Rovio合作的《愤怒的小鸟思黛拉》并未如该系列其他游戏版本一样获得认可。

腾讯科技发现,阿里巴巴方面曾力推的天猫愤怒的小鸟旗舰店已经消失,而这一品牌的关注度在天猫上显示为0。

对此,有业内分析师评论称,阿里巴巴的高层已经明白让擅长的人做擅长的事,既然自己对游戏没有积累,不如放手交给UC。

视频业务难参与

不仅如此,作为刘春宁加入阿里被外界看好更多的视频业务,刘春宁也并未获得更多话语权。

8月5日,文化中国正式更名为阿里巴巴影业集团,其正式公告中已将原定的行政总裁侯选人刘春宁更换为中国电影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张强。

阿里巴巴给出的理由是,张强拥有更多的经验。对阿里巴巴来说,在娱乐行业的布局,不仅仅是希望原创内容的增加,还希望能够在版权上有所布局。

随后,阿里巴巴宣布战略入股优酷土豆,有着视频业务背景的刘春宁却在这一时刻失语。

目前,刘春宁手中负责的业务,仅剩下虾米音乐和娱乐宝。前者是刘春宁加入之前阿里巴巴就已经收购的业务,后因调整划归到刘春宁旗下,但其只是作为阿里巴巴打造的数字家庭概念中的一环。

事实上,娱乐宝才是刘春宁加入阿里巴巴后最重要的产品。有业内人士表示,因陆兆禧和张勇的权力交接,刘春宁所能主导的业务也从此前对全局业务的整合转移至了基于电商业务体系产生的业务。

于是,刘春宁带队推出了依附于淘宝移动端的“娱乐宝”。然而,从首期的四个项目来看,其在各种限制政策之下,用户一年最大收益不超过70元,但并不承诺保本保底。有业内人士评论称,其产品的概念大于内容。

因此,对刘春宁来说,目前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阿里巴巴对家庭娱乐的布局,其如果可以抓住这次机会,将有望重新夺回布局发展的话语权。但由于其内部关系错综复杂,上述业内分析师并未给出正面的结论。

对此,阿里巴巴方面向腾讯科技表示,刘春宁所带领的业务使其未来发展方向中重要的一部分,会继续加大投入。

分享这个页面
推荐阅读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