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赶集合并内幕:前期沟通一年多 两月前正式谈判

1185695844月17日下午15点30分,58同城姚劲波(微博)在朋友圈里告知了58同城和赶集网“相爱”的消息。发布的照片中,他与赶集CEO杨浩涌(微博)、中信产业基金董事总经理吴敬阳等人一起举起香槟庆祝双方合并的达成。

腾讯科技随后发出消息,58同城宣布战略入股分类信息网站赶集网。58同城将以现金加股票的方式获得赶集网43.2%的股份。腾讯科技获悉,华兴资本在此次交易中担任财务顾问。

此次双方合并的谈判就像一场马拉松赛跑。腾讯科技获悉的独家消息显示,为了此次合并,58同城和赶集网已经谈了多次,几乎年年都有谈判。如姚劲波所说,“我每天睡觉都想着赶集”。

另有独家消息显示,此次合并最终促成,前期的沟通准备已有一年之久。就双方的意向来看,包括蓝驰创投、红杉资本、老虎基金在内的赶集网的股东在合并意向上更积极主动,并一致推动了合并的发生。

在赶集投资方的强力撮合下,赶集终于愿意和58同城坐到一起商议合并的事宜。双方从两个月前开始启动正式谈判。在双方开启并购谈判后,百度一度曾想入股赶集,不过由于估值以及业务协同的问题未果。最终促成双方合并的“红娘”,是被誉为“并购专业户”的包凡(微博)带领的华兴资本并购团队。

最终协议敲定的终极谈判持续了20几个小时,尽管大致框架和大部分交易细节已经确定,宣布前的几个小时里,双方还在为交易细节的措辞,内部信等事宜进行最后的协商,甚至博弈。“直到今天中午之前我都不敢说这次合并究竟能不能成”。姚劲波在4月17日下午的媒体见面会上说。

高强度的谈判也让照片上的姚劲波和杨浩涌显得脸色凝重。“谈判谈的时间很长,他们都很累了。”一位人士体谅地说道。一直到消息完全落定双方一道出来面对媒体时,二人的脸上才开始显露出一些轻松的表情。

相视一笑泯恩仇,从赶集和58同城在2005年分别成立,到2015年最终合并,他们用了十年时间。

最终谈判历时一年

有业内人士向腾讯科技披露,58同城和赶集网的谈判已经谈过多次,“几乎是年年都谈”。

不过一直没有突破。姚劲波在双方合并的发布会上透露,此前在58同城成功IPO之后,他就曾约见杨浩涌,但是杨浩涌避而不见。

促成这次合并的则是于一年前58方面有意向,两个月前启动正式谈判。在这个过程中,双方对另一方的态度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从势不两立变得开始有所体谅。

去年6月,业内就曾传出58同城将收购赶集网,当时58同城CEO姚劲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坚决否认该说法,称“我们不会收购一个没有意义的公司”。他说,“赶集网的用户是我们用户的子集,商户也是我们的子集,产品也是copy我们的,收购这样一家公司没有任何意义”。

随后,赶集网也立刻发表公开信回应,指责姚劲波言行失当,称58同城“无节操”。当时,赶集CEO杨浩涌透露,2014年3月份赶集网启动新一轮融资时58同城对此进行干涉。

然而,到了2014年年底,姚劲波对赶集网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变化。在接受腾讯科技专访时,他这样感慨,“赶集挺顽强,有一阵子认为它不在了,后来又活过来,挺不容易,希望将来大家都能获得成功。”

作为两家同类型模式的公司,58同城与赶集网在过去十年的激烈竞争在很大程度上使得行业的运营成本大幅提高,双方必须不断通过市场营销推广打压对方,拉低了彼此的利润率水平。在经历了十年激烈竞争后,58开始有意与赶集合并。

虽然之前约见被拒,但姚劲波在一年前又再次找到杨浩涌,“这一次浩涌终于见我了,虽然谈判过程曲折,但最终我们还是走到一起了”。

赶集上市未果寻求并购

相对于58同城,赶集网的发展历程略显挫折。

这两家公司于2005年同年在北京成立,赶集网的正式上线时间比58同城还早半年。2013年10月底,58同城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

赶集曾经有过比58同城还早的上市机会。不过,由于当时赶集网总裁杨浩然与其妻子离婚时转移财产,被其妻子诉上法庭,该系列事件导致赶集上市事宜流产。随后,2014年8月,赶集网完成由老虎基金和凯雷投资的2亿美元E轮融资时,官方表示上市计划将在2015年上半年启动。

接近赶集网的人士向腾讯科技透露,如果赶集现在独立上市,市场给出的估值在30亿美金左右,而58同城最初给出的合并价格也在30亿美金左右。

赶集网的股东们权衡,如果努力把赶集推上市,两家上市公司将竞争更加激烈,成本居高不下。如果选择合并,不仅可以给赶集一个不低于上市的估值,对于双方经营成本的减少大有裨益,也可以扩充新的业务机会。

而杨浩涌在发布会上也对媒体表示,“此前也曾考虑过拆掉VIE结构回归A股上市,但是公司体量太大,操作起来难度太大,最终放弃了”。

互联网商业史上,曾经的竞争对手从针锋相对到骤然合并的案例,也给58赶集两家公司提供了前车之鉴。2012年3月,视频网站优酷、土豆宣布合并,2013年,视频网站爱奇艺和PPS合并。2015年,打车软件滴滴快的合并。“打则惊天动地,合则恩爱到底。”滴滴总裁柳青如是形容。

权衡再三,最终赶集网的股东们一致推动双方的合并谈判。杨浩涌对腾讯科技表示,在谈判过程中,与投资方之一的今日资本CEO徐新交流最多,她也给予自己很多重要的意见,而最终促进他做出决定是看到了在O2O领域更大的机会,两家在合并后可以把精力更多地投入到对新业务的投资上,“过去投入新业务的时候,总是要考虑究竟要把哪些人放到新业务上,毕竟那边(分类信息)还在打仗,现在不用这样考虑了”。

持续到最后一刻的博弈

双方的谈判历经一年,接近交易的知情人士透露,在谈判过程中,姚劲波和杨浩涌双方最关注的问题在于赶集的估值问题,以及合并后二人的职责分工问题。

不同于快的CEO吕传伟的职业经理人身份,作为公司的创始人,赶集“杨氏兄弟”CEO杨浩涌及总裁杨浩然在情感上很难接受把公司交给曾经的竞争对手58同城。而姚劲波也透露,“43.2%的战略入股只是第一步,现在我们已经是最大股东,未来我们还会有进一步的安排,最终我们希望58赶集会成为一个整体”。

这意味着,虽然现阶段双方表示在业务上保持独立运营,但最终58赶集还是将成为一家公司,而“最大股东”58同城无疑是新公司的主导。

在估值上,赶集网在此前融资时,曾公开表示公司估值高于竞争对手58同城。但在此轮合并交易中,按照58同城入股份额43.2%及给出的1700万ADS加上4.122亿美元现金,同时按照腾讯此轮52美元的认购价格计算,可以得知赶集网这轮交易的估值为30亿美元。而周四收盘时,58同城收报67.57美元,市值55亿美元。

但在公开邮件中,杨浩涌强调“两家公司此次的合并将采用约5:5换股的形式进行”。同时,面对媒体的反复追问时,他也表示“不要再计算估值,几年后再回来看吧”。

即便敲定了合作,昔日老对手之间的氛围依然略显紧张。直到正式公布消息前的一小时,双方都还在继续斟酌内部邮件及公告的字眼。

最终58同城作为上市公司发布的英文公告中,使用了“战略入股”(58.com Acquires Strategic Stake In Ganji.com)的说法,但在发出的公开信中,双方均采用了“合并”的表述。

在消息发布会现场,一个小插曲也值得玩味。在谈到过去十年双方的激烈竞争时,姚劲波开玩笑称,“赶集就像小强一样,怎么打都打不死”,杨浩涌也马上不甘示弱地回应,“都一样,怎么都打不死”。

而在被问到为何交易直到最后一刻才得到确认时,姚劲波颇有深意地表示,“有很多变数,最大变数就是人性”。

百度横插一脚 欲入股赶集

任何合并都少不了绯闻和横插一脚的“第三者”。58同城和赶集网的并购也是如此。

腾讯科技获悉,就在离最后敲定合并协议之前的两三周,百度提出要入股赶集。

一个可以解释得通的逻辑是,在分类信息以及O2O服务上,腾讯已经投资58同城,作为BAT之一,百度如果想在O2O方面发力,通过战略入股或者并购也并不难理解,赶集可以藉此获得百度的流量资源,以对抗腾讯投资的58同城。

不过,在赶集同时和百度、58同城谈判的过程中,姚劲波表现出更大的诚意,在收购要约的价格上做了更大的让步。另一方面,在协同效应上,赶集和58同城在业务上确实更有契合点。

因此,最终百度没能入股赶集成功,赶集选择和58同城携手走到最后。

红娘是华兴资本

在互联网并购领域,华兴资本堪称“并购专业户”。此前,2012年3月,华兴已经成功撮合优酷土豆合并,2014年3月,华兴推动腾讯战略入股京东,今年最成功的案例是2月14日滴滴、快的宣布合并,也是由华兴担任财务顾问。包凡已然成为互联网并购的“红娘”。

有投资人向腾讯科技透露,此次,华兴资本代表赶集网承担了此次交易的财务顾问。此前,华兴资本曾经一直负责赶集的融资事宜,对赶集有深入了解。

一个可以佐证的细节是,在双方的合并信息正式发布后,华兴资本董事总经理杜永波在转发合并消息时感慨:“从B轮零开始,C,D,E轮,见证了赶集的成长,到现在。”

对于另一方58同城,包凡同样很熟悉。在这之前几个月,华兴资本还代表安居客和58同城谈判,最终敲定了58同城收购安居客。这个过程中,华兴资本与58同城建立了良好的信任关系,最终在58和赶集的合并中撮合成功。

未来的空间:进击O2O

根据双方协议,合并后,两家公司将保持品牌独立性,网站及团队均继续保持独立发展与运营。

不过,从姚劲波的话语间透出,未来还会整合成一个公司。最终的完全合并会两步走甚至多步走的策略。

不过,在蜜月期间,双方更多地看到是优势互补以及竞争减少等利好问题。蓝驰创投合伙人陈维广认为双方的业务点已经各有侧重,完全可以互补。

去年开始,58同城与赶集在产业布局上的脚步都开始加快。不同的是,58同城主要通过投资和收购,而赶集更多的是通过内部孵化。58同城更侧重于“上门经济”范畴内的到家服务以及房产和汽车业务,而赶集发力的是二手车市场及房产市场,双方的服务模块各有侧重,在合并之后可以实现互补。

姚劲波和杨浩涌都表示,在合并之后,将把更多精力和成本投入到这些新业务上去,杨浩涌强调“如果只是分类信息,我可能愿意继续打十年。但是过去一年,市场变化非常大,现在有很多新业务值得去做,一致对外才是更好的选择”。

另一方面,合并之后,确实可以降低双方的市场推广费用,在避免直接竞争的同时,还可以在业务上产生协同效应。去年全年,58同城全年广告费用为7340万美元,相较于2013年的2270万美元增长超过两倍,增长速度远高于当年营收81.8%的增长率。在这种背景下,58同城“主动追求”赶集也不难理解。而合并之后,双方的成本结构和利润率水平都会得到明显改善。

“我们现在100亿美金的公司,但是O2O是更大的机会,未来58赶集是千亿的机会”,姚劲波透露了58赶集未来的发展构想,不过,短暂的甜蜜之后,双方迟早要面临如何进行整合的问题。

分享这个页面
推荐阅读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