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M嵌入式的融入你我的生活

ARM,一 家规模不大的英国公司。它的大名你或许从未听过,但它的芯片却几乎成为了近十年来所有技术创新的核心所在,从数码相机到iPod,从iPad到 Kindle,再到所有著名的智能手机。

59841392

如果你从没听说过ARM,可能是因为它的隐匿性:没有一款使用ARM架构的产品会印上它的品牌。另外,与科技行业的其他大牌企业相比,ARM的规模实在小得可怜。2012年,Intel和谷歌的年利润均达到110亿美元,微软170亿美元,三星210亿美元,苹果 公司更是高达410亿美元。ARM呢?2012年,该公司的利润只有区区4亿美元——还不到苹果公司的1%。

顺便提一句,ARM公司的名称应该直接读作“arm”,不要念成“A-R-M”。这个缩写原本的意思是Advanced RISC Machines,其中的RISC是一种芯片设计理念的缩写。但在1998年,该公司决定放弃这种双重缩写,所以与KFC一样,ARM在官方表述中不代表任何意思。

虽然规模不大,但ARM的处理器却无处不在。该公司号称在移动设备市场占据90%的份额。90%!可以这么说,你手中至少有一台采用ARM芯片的产 品,有些人甚至可能有十几台。手机用ARM,平板机用ARM,汽车、相机、打印机、电视机,甚至机顶盒都用ARM。2012年,全球各大厂商的ARM设备 出货量达到90亿台,到2017年,每年的这个数字有可能增至410亿台。

你或许会惊呼:这怎么可能?如果ARM的处理器无处不在,它为什么才赚那么点钱?不过,稍加思索,你就会发现,这个问题本身已经给出了答案:ARM的芯片之所以无处不在,恰恰是因为它赚的钱很少。

换句话说,ARM采用的商业模式只会给自己带来微薄的利益,从而借此将产品推向世界的每个角落。事实上,从某些角度来看,ARM更像是一家视金钱如粪土的学术机构,而不是一家公司。

该公司特意避开了风险巨大、资本密集的处理器制造业务。它没有芯片工厂,不购买硅片,也不建设价值上亿的净化室。相反,ARM只做一件事情:设计新 处理器。它不亲自生产,而是把设计授权给全世界。

任何想要生产ARM芯片的企业都可以购买它的设计,然后着手制造。根据购买的授权种类不同,企业可以对 ARM的芯片进行调整,甚至随意命名,乃至去掉其中的某些元件。例如,苹果公司的最新产品名叫A6、三星叫Exynos、高通叫Krait,但它们都有一 颗ARM的“心脏”。

ARM的商业模式源自它创立时所处的特殊商业环境。1990年成立时,ARM的胜算极低。Intel一骑绝尘,获得了垄断地位,所以要脱颖而出,就必须探索一种全新的芯片销售模式。还有一个问题是,ARM必须为低价设备生产低价芯片,但芯片行业风险极高,而且成本巨大——几乎所有的成本都是前期成本——很难从一开始就生产出低价处理器。

而授权模式则可以巧妙地解决这两大问题。通过让其他企业生产芯片,ARM就不必承担任何资本风险。通过让其他企业修改芯片设计,ARM相当于举办了一场“低价竞赛”:随着企业不断寻找改进ARM设计的方法和更好的生产技术,价格也将逐步下降。

这与谷歌Android的商业模式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但却存在一项本质的不同:通过为其他企业提供移动操作系统,Google希望打造一个繁荣的智能手机行业,以便有朝一日能为它的广告业务创造巨额利益。ARM却没有这种候选收入来源。

相反,每当与新的合作伙伴签订授权协议时,它都会获得一笔一次性的授权费,并最终从每一台出售的设备中抽取很少的分成。这种模式制约了ARM的长期营收增长。无论它的芯片设计有多好,无论普及率有多高,ARM都只能从整个科技行业的利润中拿到微不足道的一点。

但这些微不足道的回报也有着巨大的优势。面对ARM的威胁,Intel也在加紧改造移动处理器。很快,除了超长续航的笔记本外,我们还将在手机和平板机中看到Intel芯片。

从技术上讲,这些芯片已经可以与ARM芯片比肩,但Intel绝对不应奢望与ARM的商业模式对抗。由于ARM阵营的企业已经数不胜数,移动处理器行业的成本压力日益加大,所以这个行业几乎已经没有利润可言。

因此,要与ARM展开有效的竞争,Intel必须大幅降价,甚至降到无利可图的地步。换句话说:ARM已经赢了。而随着各种价格低廉且具备超长续航能力的ARM设备不断涌现,作为受益人的我们也都已经赢了。

分享这个页面
推荐阅读 查看更多